终战台湾──1945年夏末的时光缝隙
时间:2020-07-29 出处:日报叫做
西方学者曾形容1945-1949年间的台湾,彷彿掉入了「twilightzone」。Twilightzone当然不能翻成「阴阳魔界」,那是影集的名字,而是指处于两者之间的模糊未清状态,意思是说当时台湾地位处于极为模糊的状态,脱离日本殖民统治之后地位未定,但代表联军佔领的蒋介石,最终竟在中国内战失利后

西方学者曾形容1945-1949年间的台湾,彷彿掉入了「twilightzone」。Twilightzone当然不能翻成「阴阳魔界」,那是影集的名字,而是指处于两者之间的模糊未清状态,意思是说当时台湾地位处于极为模糊的状态,脱离日本殖民统治之后地位未定,但代表联军佔领的蒋介石,最终竟在中国内战失利后将流亡政府整个搬了过来。这段「时光缝隙」,造就了台湾的近代命运。

终战台湾──1945年夏末的时光缝隙

这幺说起来,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,直到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于10月25日在台北向陈仪投降,中华民国官方声称恢复对台湾和澎湖列岛主权,这71天的期间,堪称是「时光缝隙中的时光缝隙」,因为在这两个多月中,台湾人同时要面对混乱的认同,以及未知的未来。

二战结束70年后的今天,马政府的官方仪式将纪念「抗日战争」,稍后也将纪念「台湾光复70週年」。回顾这71天的时光缝隙,或许会让我们更了解这是什幺样的史观冲突。

中国人?日本人?

台湾人之中有个无奈的玩笑:「祖父是清朝人,爸爸是日本人,我是台湾人,政府说我们始终是中国人」,不但说祖孙三代属于不同国家的人,同时加上别人硬要加在我们身上的认同。

终战台湾──1945年夏末的时光缝隙

这个说法来自于1895年台湾在下关条约中被大清帝国割给日本,日本帝国则给予台湾岛住民两年时间选择国籍;台湾人自然不愿当日本人,但也无处可去,最终还是成为大日本帝国殖民地的属民。二战之后的1946年1月12日,中华民国行政院以「节参字第零三九七号训令」规定「原有我国国籍」的台湾人民「于去年(1945年)10月25日起即恢复中华民国国籍。」

名目上,日本比较遵守国际法,但说到底,台湾人在50年间的两度国籍转换,基本上都没有什幺选择权。实际上的状况则是,台湾人在1952年的旧金山和约之前,依然为日本国籍。

根据国史馆出版,日本作者阿部贤介所着的《关键的71天──二次大战结束前后的台湾社会与台湾人之动向》一书的描写,台湾人在这段时间内的遭遇,带有极为荒谬的辛酸。如今被国民党政府用来宣称「台湾光复」基础、于1943年11月发布的「开罗宣言」,由于受到战时资讯封锁与日方宣传曲解,几乎没有台湾人对其有任何了解,只有林茂生等极为少数人曾由广播中偷听到,私下讨论,却也是半知半解。及至日本投降前,也甚少台湾人真正相信日本会战败。换句话说,台湾人并不清楚倘若日本战败,台湾有可能被交予中国。

最讽刺的是8月15日天皇「玉音放送」,当初台湾人家庭拥有收音机者尚不及5%,即使听到广播,不是因为讯号不清楚根本不晓得在说些什幺,就是因为天皇用语艰深难解,许多人还误以为天皇要求大家奋战到底,直到隔天才恍然大悟战争已经结束。台湾人就这样有点困惑又震惊的结束日本皇民时期。

也许基于汉民族的血统,也许基于台湾人一向惯于附属于大国羽翼之下的历史,这一次台湾的「有力者」和仕绅,仍然没有自己当家作主的愿望。在美国战略情报局(OfficeofStrategicServices,OSS)战后调查民情的访谈中,台中雾峰林家的林献堂表示「最能接受的是中国」,罗万俥、林茂生等人则表示台湾人希望成为中国的一部份、中国的一省,因为台湾太小。陈炘则说,台湾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,希望成为中国的一部份大于独立。

这样子的声音,造成美国认为台湾希望成为中国的一部份,而不期望独立或接受美国保护,因此并未积极干涉台湾前途安排。某方面来说,这些有力者虽然在战后协助维持了台湾社会的秩序,却在更重要的面向上决定了台湾往后的命运,不能不说是令人遗憾的结果。

终战台湾──1945年夏末的时光缝隙

与此同时,滞留在日本或太平洋战区其他地方的台湾人,则面对更诡异的局面。在盟军司令部(GHQ)之下的日本政府,依然认定旧殖民地的台湾人为日本管辖,台湾人则自认为战胜国人民,理应受到优惠待遇,这种微妙的关係,造成了1946年7月在日台湾人和日本警察的武力冲突,也就是「涩谷事件」。

在台湾岛上的台湾人,很快摆脱了日本战败的哀伤,基于脱离殖民统治的渴望,而热烈投向其实并不熟悉的中国怀中,欢迎蒋介石部队来台。儘管在基隆亲眼见到如同叫化子的国府兵,某些人仍固执的找理由合理化中国军的形象,连知名作家吴浊流也包括在内。接下来,日记由日文改为汉文书写、疯狂学习「国语」、倒挂中华民国国旗、将国歌误以为是卿云歌等等现象,显示着台人对祖国的热情似乎过了头,几乎失去理性思考能力。

曾经,台湾人是那幺毫无理由的渴望着当中国人,今天的我们多幺难以想像。当然,仅仅两年后的1947年,228事件也以令人难以想像的程度重新改写了台湾历史。

815台湾独立事件

1945年夏末这两个月多一点的时期,在70年后的今天已很难窥得全貌,有些真相也和我们的一般理解不尽相同。在阿部的研究中,虽然一般印象认为台湾社会治安在8月15日至10月25日之间极为优良,事实却是在9月中总督府统治权力因交接而逐渐消逝后,即开始恶化,赌博、掠夺、殴打日人等事件均曾发生,所以只能形容为「整体治安还算不差」。经济方面,也因为日本势力愈消逝、国府接收愈接近,而呈现混乱局面。

说台湾人那幺轻易的就接受中国统治,可能也不符合真实状况。被称为「815事件」的台湾独立案件,是1895年的台湾民主国之后,再次于「政权交替」之际发生的台湾独立事件,也是第一椿台人在(尚)未遭受国民党压迫之下即萌生独立念头的案件,却很奇怪的不为人熟知。

1946年3月间,台籍名人辜振甫(富商辜显荣之子)、许丙(贵族院议员,许博允祖父,力晶集团创办人黄崇仁外祖父)、林熊徵(板桥林家成员,华南银行创办人)、简朗山(总督府评议会员,桃园人)和徐坤泉(小说家,澎湖人)五人以「受台湾军唆使,阴谋台湾独立」遭到台湾警备总司令部(警总)逮捕。4月27日以违反波茨坦宣言的战犯身份被解送军事法庭,直到1947年7月,被各判以1年10月至2年2月不等的刑期。

原来,在日本投降的一週之内,也就是1945年8月下旬,官方说法是这几名仕绅拜会总督安藤利吉,并探询台湾独立的可能性,但遭到安藤极力劝阻,警告勿轻举妄动;有研究指出,安藤曾表示在主权移转之前,台湾绝无独立之可能,也不能独立。结果这个运动从未开始就已结束,只停留在口头上,在8月底之前已消失殆尽。

比较有趣的是「受台湾军唆使」的指控,也就是国民政府指称有两名日本陆军少佐煽动台籍仕绅发动815事件。根据戴天昭在《台湾法律地位的历史考察》一书中表示,当时还滞留在台的17万日军装备齐全,属于精锐部队(因日方预期美军有可能考虑登陆台湾),无法接受败战事实,因此不排除这个可能性。然而后人的访谈调查显示,台湾人和日本人两方面都否认是由己方策动,此事件遂成为无法解开的谜团,和1895年的台湾民主国一样昙花一现。

五个台籍名人被判的刑期,和后来的白色恐怖案件相较,出奇的短。戴天昭认为,这是因为宣判时间为1947年7月,228事件刚过未久,国府深怕民众对台独意识有太多认识,于是轻判草草了事。

无论这个事件由日方或台方策动,都说明了台湾在那段时光缝隙之中,确实存在着某种可能性;至少有一部份人思考过这种可能性,而非全盘接受命运的安排,只是缺乏充分的信心、决心和準备,因此从未付诸行动。错过了那机会,它将永远不再来。

终战台湾──1945年夏末的时光缝隙

2015:另一个时光缝隙

在这两个多月的时光缝隙中,台湾人从中上层社会到下层社会,无疑都经历过一场大震撼。诚然,当时的民众感受亦是多元的,有人怀日,有人爱中,有人为旧时代的逝去感到不安,有人为新时代的到来感到欣喜,但我为当时的台湾人感到无奈,50年的时光里,必须强迫自己经历两次彻底的思想改造。两度改变自我认同。

当我想起,自己从未有机会问过日治时期担任邮局局长的祖父,日本总督府和国府交接的那段时间到底是种什幺感觉,当时到底发生了什幺事,只留下他必须拼命学北京话,以应付「新长官」的印象,心中感到无比惆怅。那绝对是一段无与伦比的历史时刻,但是经历过228事件和长达38年的戒严与白色恐怖之后,竟已离我们好远好远。

台湾文学家和作家叶荣钟曾经这幺形容当时台湾人的心态:「祖国只是观念的产物,而没有经验上的实感」,大家都认为中国是祖国,却一点都不了解中国。对于许多后来遭到国府处死整肃的台籍仕绅,知名历史学者李筱峰则写道:「或许他们不喜爱的,正是他们熟悉的;他们期待与寄望的,却是他们陌生的」。

猛一回头突然发现,现在的我和70年前的祖父,彷彿正在经历有点相同的事情。今天的台湾与中国,宛如70年前一般正在微妙的快速接近。我们之中,有人一样的对「新中国」充满着无限遐想和期待,有人和70年前仕绅一样,认为台湾和中国毕竟同文同种、文化相近,理应结合而非分离,还有主张「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」的总统。国际上,台湾依然是无人懒得打理或根本无从介入的议题。和70年前不同的是,当时人们在日本人和中国人之间迷惑着,今日的我们则在台湾人和中国人之间争吵不休。

如果这真的是台湾的另一个时光缝隙,台湾会不会又错过了什幺?这一次我们又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吗?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