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观光用贫民窟」住一天上万起!让你「体验贫穷」还附Wi
时间:2020-05-28 出处:热门移动
「观光用贫民窟」住一天上万起!让你「体验贫穷」还附Wi 文/徐沛然或许因为旅游行为本身的入侵性质,长期以来学界和实务界就有不少关于旅游伦理的探讨。当这些旅游伦理议题遇到了相对弱势的穷人、原住民族或是少数群体时,其争议就更为尖锐。纯商业性质的贫穷旅游自然问题很多,但即便是带着善意规划的贫穷体验活动,
「观光用贫民窟」住一天上万起!让你「体验贫穷」还附Wi

文/徐沛然

或许因为旅游行为本身的入侵性质,长期以来学界和实务界就有不少关于旅游伦理的探讨。当这些旅游伦理议题遇到了相对弱势的穷人、原住民族或是少数群体时,其争议就更为尖锐。纯商业性质的贫穷旅游自然问题很多,但即便是带着善意规划的贫穷体验活动,也无法自外于这些争议。

事实上,贫穷体验活动在一般的讨论中,经常被归类为贫穷旅游的其中一种类型。顾名思义,贫穷体验指的就是透过环境的安排或是活动的设计,让参与者能够亲身体验贫穷生活。然而,贫穷体验活动实际上也有许多不同的作法。

根据《全球之声》(Global Voice)二○一三年的一则报导,南非的伊莫亚旅馆(Emoya)提供了一项「创新的住宿体验」──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兴建了一座供观光客住宿的「贫民窟」。该贫民窟包括了数间由斑驳铁皮搭建的简陋小屋,屋内附有煤油灯、蜡烛、收音机等设备。厕所则是露天搭建的茅厕,户外还备有可以生火煮饭的大型铁桶。

该贫民窟住宿的文案表示:「现在你也可以在安全的私人禁猎区里体验简陋小屋生活。这是世界上唯一配备地暖地板和无线网路的简陋之城!」(注一)

「观光用贫民窟」住一天上万起!让你「体验贫穷」还附Wi


▲「贫穷体验旅游」要价不斐,旅客们花大钱住在附无线网路的人造贫民窟/示意图/Pixabay

此外,儘管没这幺极端,但还是有不少人愿意支付高昂的费用与成本以体验异国的贫穷生活。《联合报》二○一四年的一篇标题为〈花钱让孩子到贫国体验贫穷 爸妈抢翻〉的报导,就描述了由慈善团体在寒暑假举办营队,接受小学四年级以上至国中一年级的学生报名参加。

他们会到印度、尼泊尔、泰北、菲律宾等国家的贫困受支助家庭,体验其他国家同龄者一整天的生活。营队为期七至十天,费用为新台币五万至数十万元不等。报导指出,在出发前,主办团体会召开说明会,告诉参加的孩童这一趟旅程不是去玩乐,而是发现世界更多需要被关怀的角落。

如果没有办法出国体验,那幺在国内也有类似的体验机会。世界展望会(World Vision)每年都会在全球各国举办「饥饿三十」活动,以限时绝食方式,邀请民众共同参与饥饿体验,关注在贫穷、战乱或灾祸当中的民众的不幸处境。并同时发起募款活动,呼吁民众捐款支持世界展望会的人道援助工作。

除此之外,近年来台湾也有关注游民街友处境的团体,举办由街友带领的城市导览活动,或是街头露宿活动。二○一七年九月起,由民间团体于群众募资网站中的「城市狭缝旅行团:一起看见『贫穷人的台北』」活动,则是精心设计的两天一夜参访、导览加上体验的行程。其中包括了参访都市原住民部落,以及街友生活圈。

附注一:Emoya目前的官方网站已经没有了贫民窟住宿体验的介绍,不确定目前是否还有此项服务。但仍旧可在Youtube网站上看到他们当初的宣传影片。

*贫穷体验的伦理争议

以上这些活动虽然都能归类于贫穷体验,但他们各自获得的评价往往并不相同。南非的假贫民窟旅馆在社群媒体上受到强烈批评,被认为是利用贫民的真实苦难来赚钱。而相对来说,饥饿三十受到的质疑就较少,而街友导览活动则是收到许多好评。

有几个主要关键因素影响人们对这些活动的评价。首先是活动的商业性质,一般来说人们会认为营利性的体验活动在道德上更为可议。即便在南非的贫民窟旅馆案例中,并没有任何人会因为观光客入住到假的贫民窟而受害。但这样一种将严肃的贫穷议题转化为观光体验的作法,确实会让许多人心中感到不快。

当然,营利或非营利的属性并非绝对的标準。以第二个案例,非营利组织所举办的国际志工活动来说,也有批评者认为,国际志工活动往往花费大量资源及人力,但能提供给当地民众的却往往不成比例。实际上,我们也能够理解,如果将动辄数万到数十万元的国际志工活动报名费捐给当地的组织,让他们能够聘请工作人员,或是添购所需设备。

「观光用贫民窟」住一天上万起!让你「体验贫穷」还附Wi


▲这类体验贫穷旅游引起不少争议/示意图/Pixabay

这幺做对当地民众的帮助,恐怕会远大于找来一位语言文化都不通的短期国际志工。也因此,许多国际志工活动另外标榜的重点会放在参与者的自我成长与学习。如前面引述的报导採取的就是家长将小孩送出国「体验贫穷」, 让他们学习「感恩」、「惜福」的观点。许多批评者指出,这种将他人的苦难变成累积个人资历,或是透过体验异国生活以促进自我成长的作法与思维,也是另一种消费贫穷的模式。

上个世纪末知名作家苏珊‧桑塔格(Susan Sontag)曾在《旁观他人之痛苦》(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)一书中质疑,媒体所不断呈现的各种战乱灾难影像,究竟是激起人们对于暴力的痛恨,还是会让读者更加麻木不仁?旁观他人的痛苦是为了记取教训,还是满足我们内心窥伺的邪淫趣味?而不管是贫穷旅游或是贫穷体验,都让人们从单纯的旁观,更进一步成了「参观他人之痛苦」或者是「体验他人之痛苦」。

当然,参观或体验亦可能只是单纯的消费。然而也不能否认,不论是参观或体验,都比起旁观来得更加积极。也确实人们可能因着参观或体验而更加认识议题,或者激起后续的行动。但我们也不能乡愿地认为既然所有的参观、体验活动都有正面影响的可能性,所以将其等同视之。在南非的贫民窟旅馆,跟台湾民间团体的街友体验活动之间,还是有着高下之分。

*本文摘录自《社企是门好生意?社会企业的批判与反思》

「观光用贫民窟」住一天上万起!让你「体验贫穷」还附Wi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